当前位置:引力电商 > 电商快报 > 产品拍摄 >
郭台铭炼狱:代工产品室外拍摄技巧帝国富士康沉重转型
来源:发布时间:2022-08-04 00:25

  如果选一家公司代表“工业制造”,除了“代工之王”富士康,恐怕没有哪家公司能胜任。不过,这轮危机让郭台铭有了变化,他不想再局限于只做“代工”了,他在构思一个集电子商务、现代物流、科技服务于一体的新一代王者。

  全球经济渐回暖,本应是虎虎生威的一年,但在这个本命年,一向意气风发的台湾首富郭台铭似乎走入了“流年不利”的阴影。“血汗工厂”拷问风波未平,成本上升压力又招致股东们质疑,郭氏商业帝国如何转型?

  与其说12连跳及加薪是富士康必须转型升级的动力,不如说是富士康转型升级的催化剂。在郭台铭眼中,富士康仍有“黄金十年”。当其他代工企业对危机还未回过神时,郭台铭早已悄然布局。

  年初,郭台铭在接受台湾联合晚报采访时强调,“未来十年,鸿海不只是重视量的转变,更要重视质的改变,鸿海有能力做好的公司,绝不会只是一个代工公司而己。”

  危机,危机

  6月8日,在台湾召开的鸿海股东大会会场,场外聚集着手举“工人监督富士康”、“不要刽子手总裁”、“不赚血腥钱”标语的劳工团体代表;场内郭台铭不时紧缩眉头、但又不改平日威严的做派,舌战中小股东,并向股东喊话,“我们挺住,我们需要你们投资者,需要你们小股东们支持,只要你对我们有信心,我们一定尽全力把股东最大的利益将来交到你们的手上。给我们一点时间,我会证明给你们看。”

  一贯强硬的郭台铭几乎不敢打开电视,“因为没有一台不在骂我,包括从香港到大陆到台湾的媒体。不过,我把负面报导当成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动力。”

  在郭台铭遭遇的危机背后是,连续6年蝉联中国大陆“出口冠军”、连续6年增速超过30%的郭氏帝国,经历了35年来的首次衰退:鸿海2008年营收19504.81亿元新台币,较2007年增长14.2%,税后净利551.33亿元新台币,较2007年下降29.03%。

  这让郭台铭深刻体会到,严重依赖出口的代工业必须转型,从外销转为重点开拓内销,从精密制造转向科技服务。为了让中小股东重拾信心,郭台铭承诺“股价不回来,我就不退休!”此时的郭台铭已经对全局有了清晰的思路,向股东明确“富士康从设计、制造、零组件开发及制造,还有通路(销售渠道)做一条龙。”

  进军中西部

  6月第一周,富士康两度宣布大幅加薪。并有消息称拥有10万员工的深圳观澜厂区将与龙华厂区合并,有11个事业群的龙华厂区只留下2个利润高的事业群,其余外迁。其实早在金融危机之前,有着狐狸般精明和老虎般决断的郭台铭就已开始在中西部排兵布阵,先后宣布投资10亿美元进军武汉、重庆。

  20日下午,时代周报记者在重庆西永微电子园东南部一角看到,这里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。蔡政林,40岁,重庆潼南人,今年3月份调回重庆,此前四年他在富士康龙华厂区负责设备维护。现在他在工务部负责重庆厂房建设事务,公休日里他还客串摩的司机,拼命赚钱。

  蔡政林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富士康重庆厂区正在加紧建设,首期占地30万平方米,主要搭建生产和生活配套设施,预计今年11月完工。

  小林是重庆农校学生,今年4月底她和同学一起进入富士康实习,毕业后将成为富士康正式员工。“我们从6月份开始加薪三成,这个月我能拿到910元底薪。”小林称,加薪前,她的基本工资700元,“如果不加班,根本就挣不到钱”。

  21日,时代周报记者来到距离武汉市区20公里的光谷开发区,富士康新厂区略显冷清,只有货车偶尔进出,而距厂区西边一公里的一片崭新宿舍区临时面试点却热闹非凡,有数十位应聘者在排队。

  一位咸宁来的男孩告诉记者,他是面试第一天就特意从老家赶来,富士康报销了路费,成功被录用后,他又叫来了家乡的朋友,这位朋友也被录用了。他们被告知录用后要先去深圳培训3-6个月,这期间按照深圳最低工资标准支付薪酬,回到武汉后底薪1000元,每周休息一天,加上加班、补贴,普工月收入可达2000元。

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随着成本不断上升,越来越多的劳力密集型、土地密集型企业将向中西部地区转移。但代工的模式不会消亡,做品牌的企业对代工的的需求不会改变。”

 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郭万达认为,“富士康往中西部的投资,并非把深圳工厂简单搬走,而是增量投资,延伸产业链,一部分产业将在深圳就地升级,提高附加值,这对珠三角的加工贸易类企业是个借鉴。”

  涉足渠道“屡败屡战”

电商快报
推荐阅读